网站地图|帮助
您现在的位置:宁化在线>> 新闻频道>> 娱乐新闻

"移动电影院"上线:电影局称未批准 片方要求下片

新浪娱乐联系该app的运营公司北京云途时代影业科技有限公司,对方十分谨慎,表示仅可以接受书面采访,并要求审稿和改稿。

上线三部影片上线三部影片

  新浪娱乐讯 5月9日,“移动电影院”手机app上线,它号称直接在移动端上实现院线电影同步看。

  一般情况下,一部院线电影上映了,要等到电影院下片了,才会开始在视频网站上线,而“移动电影院”让你不用等,电影院上了,手机、平板电脑上也能零窗口期看到。5月9日那天,“移动电影院”在发布会上表示,共上线《脱单告急》、《第三度嫌疑人》、《香港大营救》三部院线电影,每部的票价均为25元,一张票只可以看一次,而且放映收入将会计入中国电影票房收入,票房分账也采用传统院线模式。

  消息一出,新浪娱乐便联系该app的运营公司北京云途时代影业科技有限公司,对方十分谨慎,表示仅可以接受书面采访,并要求审稿和改稿。

  5月10日,专线发行《第三度嫌疑人》的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向新浪娱乐表示:“我们没有参与,(该片)已经撤下来了。”即将上映的艺联影片《尼斯·疯狂的心》也已下架。另一部影片《脱单告急》的版权拥有方北京文化未接受采访,但确认向“移动电影院”授予了《脱单告急》的版权。

  作为国内首个移动院线,“移动电影院”强调其“广电总局特批”、“电影科研所牵头”的身份属性。 

  然而其官方身份很快被否定。5月12日,国家电影局相关负责人向《中国电影报》指出,电影管理部门未批准过所谓“移动院线”,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网络司相关负责人则指出:“该单位并未取得网络视听服务许可证,不具备从事互联网放映视听内容(包括电影)的合法资质。”

  同日,中国发行放映协会负责人在答记者问时表示:“我们将继续维护作为电影市场主体的电影院的合法权益,切实维护公正公平、竞争有序的电影市场秩序。最近有关移动点播运营商宣称的所谓与影院同步放映影片的‘零窗口期’的提法是没有依据的,也是不符合法律和行政法规规定的。”

  两大单位发声后的第二天,“移动电影院”推出《亲爱的,我要和别人结婚了》预售,如常运营。

  “移动电影院”来了,它的竞争对手是院线还是视频网站?

  云途时代于2017年8月23日注册经营,注册资本555.5556万,两家企业法人分别认缴了200万,一家是上海灵思云途营销顾问有限公司,以大数据营销为主业;另一家则是深圳市定军山科技有限公司,从事数字电影放映播放设备研发、生产、销售及影院系统集成及技术服务。

  两者都并非传统院线出身,云途时代董事长谭明请来了万达前高管高群耀担任CEO。

  高群耀是万达在海外风光时代的亲历人,他曾主导收购传奇影业,并负责AMC在全球的一万块屏幕。2017年初,万达将业务收回国内,10月,高群耀辞去在万达的一切职务。在“36氪”专访高群耀的稿件中,该媒体引述了他的一句话:“要到竞争对手这边去。”

  传统院线的主要竞争对手之一是兴起的网络院线。作为全球网络院线的范式,Netflix最早遭到了传统院线的杯葛。去年五月,Netflix投资的韩国电影《玉子》先是遭到法国院线联盟联合抵制,他们反对非院线电影入围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最终戛纳留住了《玉子》的竞赛资格,却宣布了新条例:自2018年开始,入围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的影片,片方必须致力于通过院线在法国发行,否则将无权参赛。在韩国,《玉子》也因遭到三家韩国最大的院线抵制而票房受挫。

  类似的事件也曾发生在中国。

  2015年12月,《消失的凶手》院线上映前,出品方乐视影业决定,可以收看3D电视的乐视TV会员,都可以提前观看《消失的凶手》,此举引发了院线抵制。尽管乐视影业临时取消了该片的网络同步上映,但事件造成的后果是,《消失的凶手》上映三天,排片始终低迷。

  传统院线与网络院线当下和平的前提,是保持克制有礼的“窗口期”,即影院放完了,网络院线再来消化,而“移动电影院”似乎是要打破这个安全墙的。

  “移动电影院”官网介绍其有三大卖点:第一,放映已取得《电影公映许可证》且处于线下院线公映期的电影;第二,支持数字电影(DCI)行业2K标准分辨率(2048x1080)在移动端放映;第三,观影过程中同步聆听解说人的音频,介绍电影的时代背景、创作思路、人物关系、拍摄手法等相关知识。

  第一条明显是冲着“窗口期”而去。但实际上,从首批放映的电影来看,尽管三部电影都在公映期,但5月9号“移动电影院”上线之时,《脱单告急》已经上映20天,单日票房仅1.37万;《第三度嫌疑人》更是已经放映了41天;最具时效性的《香港大营救》已经上映7天,而且早在上映第一天,该片就已经在爱奇艺同步上线,该片的影响力也不足以撼动传统院线利益。

  以《脱单告急》为例,这部电影4月20日在院线上映,院线秘钥有效期到5月20日,平均票价为32元;在“移动电影院”上,它将于5月19日23分59秒下架,票价为25元。

  信息显示,该片在“移动电影院”放映的是2K、1080p制式的公映场版本,这里的2K指的是分辨率达到2048x1080。但实际上,国内院线级的2K为2560x1440,其数字拷贝一般多达几百G,且要搭配可以放映2K的数字影院放映机。在片源和时间、制式上,“移动电影院”似乎都还没有显示出革命性的优势。

  “我们做增量,而并非想要与传统院线正面对立。”高群耀在采访中说。

  “移动电影院”放映过程中,它不可以快进或后退,但可以暂停,也可以缓存。这部2K、1080p制式的《脱单告急》缓存下来,占据手机内存约1.3G。一张票只可以看一次,按照设置,缓存放完就会从手机里删除。

  如此看来,它所谓的“零窗口期”如果没有高量级的影片做支撑,意义并不大。而且 “移动电影院”目前只能支持手机、平板电脑这样的移动端,还不能进入到PC端、家用电视领域。   

  从这个角度来看,它也未能称得上视频网站的挑战者。

  但如果是爱奇艺、优酷土豆打出这样的概念呢?

  瞄准长尾市场做增量  可县城的文艺青年买账吗?

  此次以创始合伙人身份担任“移动电影院”CEO,是高群耀辞职后的首次亮相,他说“移动电影院”想做的是增量,并非要与传统院线正面对立,主要是满足处在院线“盲区”的用户的观影需求。今年3月,云途时代董事长谭明曾定义两个“盲区”:

  “第一个我们叫‘死盲区’,也就是说线下影院一个普通的标准水准的影院,他的经济半径应该是3公里,这是第一个硬性要求,第二个硬性要求是20万人口,如果达不到这样的经济效益,一个影院是难以维持它的生存和可持续发展的。第二个是线下影院无排片的‘活盲区’,就是受限于时空局限,有些单片在影院根本就没有排片······再就是单片、单影院上座率低,1%、2%的上座率,这个都会带来在我们线下影院放映的过程中,实际上用户还有观影需求,但是我们所有的票房在流失。”

  通俗地来讲,一是帮周围没有电影院的观众找想看但还没有资源的电影,二是帮没有排片的艺术片、小片找观众。

  这两个方向,勾勒出的是小众影片、一二三四线主力城市之外的长尾市场。

  “《香港大营救》的制片方没有那么大的资本实力去作宣发投放,所以在院线排片一直很低,有也只是半夜和上午的垃圾时段,这是现实,所以影片需要更多的放映空间,也选择了和爱奇艺线上线下同步放映的发行模式。”该片导演刘一君坦承,“而移动影院号称是一条新的‘院线’,新的东西,总还没形成什么壁垒,他们也需要优质影片来个开门红,所以双方很契合。”

  但对于影片在该平台上的票房,他并无太多期待:“毕竟是新事物,观众接受需要一定的时间。”

  杨洋是国内知名艺术影院百老汇电影中心的节目与宣传推广经理,从一个手机用户和电影观众的角度,她认为:“我不需要一个移动院线来看艺术电影,首先每天不得不聊的微信工作群和不得不看的推文资讯已经够毁眼睛了;其次,在手机屏幕上对一个艺术电影的体验,可能会觉得是烂片,仪式感是一方面,主要是效果,屏幕大小看到的东西差远了,跟人的眼睛对视觉信息的接收也有关系。”

  据中国电影科学技术研究所数据,2017年,全国有350个县级行政区没有实体电影院,覆盖常住人口总数超过7000万;912个县级行政区只有1家实体电影院,覆盖常住人口总数超过2.7亿;无实体电影院以及仅有1家实体电影院的县级行政区占全国县级行政区总数的44%。

  但这些长尾市场已经被爱奇艺、优酷、腾讯视频率先入场,并形成一定的用户习惯。CNNIC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12月,手机网络视频用户规模达5.79亿。另据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网络视频用户调研,付费用户愿意为之付费的内容是影院热映新片,付费方式中,包月模式占据了69%,单次点播付费模式仅占据15.6%,大多数付费会员认为月支出上限在10-20元。

  同样是25元,是一次性地看《脱单告急》,还是等个十多天,在主流视频网站买一个月的会员,看《脱单告急》并享用其他权益呢?

  “‘移动电影院’将用5年的时间,为中国电影创造10亿块银幕,增量中国电影。”高群耀曾在发布会上说。这似乎是一趟筚路蓝缕的跋涉,更诡谲的事情是,“移动电影院”在高调入场三天之后,却被电影局和中国发行放映协会同日否定。

  迷离的官方身份,“移动电影院”还能走多远?

  “移动电影院”上线之所以引起业内外关注,还在于其由中国电影科研所授权、云途时代影业独家承担产品运营试点工作的背景。

  在5月9日的那场发布会上,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喇培康、中国电影科学技术研究所所长张伟、国家电影数字节目管理中心主任王富强、华夏电影发行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傅若清、人民日报新媒体中心主任丁伟、中国电影发行放映协会副会长梁戈等在内的业内高级别人士均有出席。

  但12日下午,《中国电影报》发布独家报道,国家电影局相关负责人指出,从事电影放映、开办电影院线须按规定取得电影管理部门的许可,须遵守行业规则和秩序,电影管理部门未批准过所谓“移动院线”。

  也就是说,“移动电影院”的院线资质被否定,此前,它曾强调其享有与一级电影院(线下实体电影院)的同等权益。

  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网络司相关负责人通过《中国电影报》指出,通过网络视听渠道放映电影等音视频内容,应按规定取得国家网络视听管理部门的许可,该单位并未取得网络视听服务许可证,不具备从事互联网放映视听内容(包括电影)的合法资质。

  这一发言,又从网络视听资质方面对“移动电影院”进行了否定。

  中国发行放映协会在答记者问中,指出“最近有关移动点播运营商宣称的所谓与影院同步放映影片的‘零窗口期’的提法是没有依据的,也是不符合法律和行政法规规定的。”

  非常重要的一点是,协会还强调了电影院的市场主体地位。

  “电影院是我国电影放映市场的主体,电影院是影片最终完满呈现、满足人民群众观影体验的唯一的场所,是电影市场不可取代的重要主体,包括通过信息网络进行电影传播的新技术、新业态只能是对市场主体的补充。”,而且还将“继续维护作为电影市场主体的电影院的合法权益,切实维护公正公平、竞争有序的电影市场秩序”。

  没有官方身份的“移动电影院”,还能走多远呢?(阿辉/文)

 

【责任编辑:马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