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帮助
您现在的位置:宁化在线>> 新闻频道>> 八闽新闻

调解员巧用微信耐心化解纠纷 平息两家人的矛盾

嘉莲司法所调解员耐心斡旋,平息两家人的矛盾

晨报记者 陈佩珊 通讯员 彭彩红

鸡年春节将至,阿木一家不由得想起了去年过年的事。因为孩子不慎踢坏别人的一颗门牙,那个年过得不大开心,纠纷持续了大半年。若不是调解员相助,恐怕这门牙事件还难以画上句号。

踢球磕坏别人门牙

今年正月,小军和小伙伴踢球时,不慎将球踢到小杰的后脑勺。受到巨大冲击力,小杰正面朝下,整个脸磕在了台阶上,嘴边鲜血直流,门牙被磕掉了一角。

小杰的母亲急忙将孩子送往医院。当小杰的母亲以乳牙已退换,需补牙为由索赔3万元时,小军的父亲阿木认为对方是漫天要价,在支付了900元的医药费后,阿木再也不理对方。

受伤一方索赔遭拒

正月过后,小杰的母亲多次联系阿木,阿木总以在外地工作为由推托。几个月后,小杰的母亲向社区调委会寻求帮助,调解员介入处理。

当接到调解员电话时,阿木勃然大怒,认为对方索赔3万元是讹钱,没有和解诚意。不等调解员解释,阿木就直接挂了电话。接下来几天,调解员给阿木打过几次电话,但不是关机就是拒接。小杰的母亲一筹莫展。她告诉调解员,他们夫妻都是外来务工人员,收入不高,孩子牙齿后续的修补费用对他们来说是笔不小的费用。

调解陷入僵局后,社区调委会调解员及时将情况反映到了嘉莲司法所,司法所调解员也参与到了纠纷化解中来。

针对小杰的受伤情况,调解员与小杰的母亲进行了沟通。经了解,小杰门牙被磕掉一角,磕碰引起了牙齿松动。但是,小杰才9岁,牙床还在生长,只要治疗得当,牙齿松动是可以修复的。调解员一边让小杰母亲咨询牙医,提出比较翔实的治疗方案及费用,一边设法联系小军的父亲。

在阿木电话不接、短信不回的情况下,调解员试着通过号码搜索添加了阿木的微信。令人意外的是,阿木通过了调解员添加好友的申请。

微信调解消除疑虑

有了之前电话联系的经历,在微信沟通过程中,调解员只字不提赔偿,只陆续将小杰受伤的照片、就诊的病历一一发给阿木,这些凭证逐渐消除了阿木的疑虑。随后,调解员加了两个当事人的微信,当起了“二传手”。经过一段时间的沟通,阿木终于同意与小杰的母亲见面协商。

去年6月,双方在司法所见了面。小杰的母亲将赔偿金额降到了8000元,但阿木还是不能接受。阿木提出,当时垫付的900元都还没用完,最多只能给2000元赔偿。这次协商以阿木拍案而去告终。小杰的母亲扬言,若问题得不到解决,他们就上学校找小军要医疗费。调解员当即指出此做法的不妥之处。

微信沟通继续。调解员不断将《侵权责任法》法律小贴士、相关损害赔偿标准及类似的调解案例发给双方。小杰的母亲也通过微信,向阿木解释初步的清创消炎的确不需要900元,但按医生的后续方案治疗费用不低。在调解员引导下,阿木也向牙医咨询,了解到后续治疗费用的确不是2000元就能解决的,于是主动提出补偿小杰5000元医疗费用。

小杰的父母接受了这一赔偿数额。阿木当场支付了赔偿金额。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海西晨报(微博))

>

【责任编辑:马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