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帮助
您现在的位置:宁化在线>> 新闻频道>> 国内国际

中国企业震惊海外:1夜架百根电线杆 老外2天7根

安伊高铁二期主体工程完工后展开运行前技术检测,图为试验列车穿越博聚于克车站附近的村庄。刘渝摄

  中国企业修建首条海外高铁

  “如果不是中国公司干,不知道哪年才能通车”

  1月7日,阿卜杜拉·梅利克在土耳其安卡拉火车站候车,准备搭乘高铁回家。每两周,这位柯尼亚市政府副秘书长就要坐高铁到首都开会。

  “土耳其老百姓都特别关注高铁的动向,高铁正在缩小土耳其的版图。”梅利克介绍,柯尼亚与安卡拉之间的高铁票价比大巴车便宜20%,时间只是汽车出行的一半,现在常常“一票难求”。“如果安伊高铁开通了,柯尼亚到伊斯坦布尔的旅行时间就会从10小时缩短到3个半小时,老百姓怎么会不期待呢?”

  梅利克所期待通车的安伊高铁,是土耳其首都安卡拉至第二大城市伊斯坦布尔高速铁路的二期工程。该段铁路全长158公里,西起伊诺努,东至科斯克亚,经既有线将伊斯坦布尔与安卡拉连接。该段铁路设计时速250公里,由中国铁建牵头,联合土耳其当地企业等四家公司,组成合包集团竞标承揽。

  安伊高铁是中国企业在海外修建的第一条高速铁路,更是中国企业在欧洲拿下的第一单高铁生意。其工程桥隧比达42%,其中最长的隧道长6.1公里,最长的桥梁长1.96公里,在盛产花岗岩的土耳其,技术难度可见一斑。“如果不是中国企业在这里修这条高铁,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干完。土耳其的很多工程总是拖拖拉拉。”土耳其姑娘纳依莱因为安伊高铁而结识中国人,并成为中国铁建安伊高铁项目部的一名行政人员。

  安伊高铁二期工程主体完工,伊斯坦布尔卫星城市帕穆科瓦市市长杰瓦特最高兴。“安伊高铁开通后,帕穆科瓦距离伊斯坦布尔的距离将由1个半小时缩短到20分钟,会有更多国际人才来居住,我们能更好地融入国际化大都市。”杰瓦特的办公室至今仍挂着2012年的挂历,因为上面装裱着这条高铁在当地开始铺轨的照片。“中国朋友带来的不仅是高铁技术,还有帕穆科瓦的未来。”

  欧洲市场波折多

  “扛到现在,我这湖北佬都成了祥林嫂”

  听来皆大欢喜的高铁工程,却是“好事多磨”。从2005年10月中标到今年1月17日主体工程完工,一条158公里的高铁竟修了8年,在中国铁建土耳其分公司总经理郑建兵看来,这就是进入欧洲市场之难的缩影。

  2005年8月,中国铁建与当地合作伙伴强强联合,以12.7亿美元的价格击败俄罗斯、西班牙等竞争对手成功中标,在当时刷新了我国对外工程承包单项合同总额纪录。然而,中标的幸运感转瞬即逝,项目设计开始了无休止的变更。

  “从我2009年介入这个项目开始,没有一个设计方案是一次性通过的,土耳其人总是不断提出新的要求。”中国铁建第五勘察设计院设计总体李会杰回忆,他曾在不到5个月的时间,对一个变电所设计反复修改了10次,最后业主都不好意思了,连说,“这次真不改了,再改就太对不起你们了”。

  158公里的高铁线路,竟有90多公里经过了反复的修改设计,但在郑建兵看来,这种“反复”并非业主故意刁难。一方面,高铁对于土耳其是新事物,当地铁路局做的前期地质勘测不够扎实精确,导致项目不得不边勘测,边设计,边施工。另一方面,与中国市场相比,欧洲市场更重视过程管控,因此也特别讲究“慢工出细活”。

  “语言和文化沟通不畅也是造成设计反复的原因。”中国铁建土耳其分公司合同成本部副经理许亮表示,土耳其人不大喜欢说英语,很多铁路专业词汇的土耳其语翻译都是大家边施工边学习。

  除了设计变更,采购这种“在国内不是事儿的事儿”也成了闯荡欧洲的一大门槛。中国铁建本打算借安伊高铁这个平台,将“熟门熟路”的中国装备引入欧洲市场。但是由于项目采用欧洲标准,所有高铁部件、监测设备等必须有欧洲实验室认证,多数中国企业并不具备这种资质,项目部不得不从在欧洲采购。

  “欧洲认证要从原材料开始,一直覆盖到产品生产装备,比如钢轨用什么铁矿石都有认证,很多国内企业觉得费时费力不划算。”中国铁建土耳其分公司副总经理兼轨道现场项目部经理吴久义,曾联系国内一家知名的道岔生产厂,希望把产品引入安伊高铁项目。但是该企业老总认为搞欧洲认证太麻烦,还要至少花600万元,不如做好国内市场。

  尽管最后订购的意大利钢轨物美价廉,可吴久义对“肥水流进外人田”还是纠结了很久。“中国的高铁装备不比国外差,欧洲铁路市场这么大,企业为什么不能把眼光放远一些呢?”

  最令项目部头疼的还是合同变更风险。2012年3月,由于设计不断变更,工程量一再增加,项目部迎来最大挑战。根据合同,土耳其交通部有40%的合同变更权,即可以追加投资40%,施工方应将全部工程干完;或者项目仍按原合同额进行,建设方干满合同额即可离场,剩下的施工量再次招标。对土耳其本土企业及欧洲企业而言,两者并无多大差别,而且选择后者没准还能多挣钱。但对远赴异乡的中国企业而言,如果土方选择后者,则意味着前期垫资的上亿元人民币就将损失。

  在土耳其铁路局倾向于重新招标时,中国企业没再犹豫。中国铁建中土集团总经理袁立在谈判桌上从土耳其市场信誉、民生期待、中土贸易合作以及未来高铁项目融资等多个角度阐明利害,激烈的交锋甚至惊动了土耳其交通部长及总理。最终,中国企业在施工中展现出的品质与信誉,让合作伙伴心悦诚服地决定追加投资。

  “8年过去了,扛到现在,我这湖北佬都成了祥林嫂。现在对每个合同的每个细节、每个词汇,我都要与员工反复琢磨,与土方讨价还价。算是磨出来了。”郑建兵说。

  “走出去”切忌“想当然”

  “越是国内成功企业,越要小心对既有经验的依赖”

  2013年12月27日,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亲自驾车,参与安伊高铁二期工程萨帕加至科兹卡伊线路的通车测试。一路上列车运行平稳,各项测试指标完全符合设计要求,埃尔多安对中国公司施工质量连连称赞。

  “土方对测试结果非常满意。安伊高铁二期是土中迄今为止最大的合作项目,中国伙伴表现十分出色,这次合作也为今后土中合作起到了示范作用。”土耳其铁路总局局长苏莱曼介绍,到2023年,土耳其将修建3500多公里铁路线,市场份额高达四五百亿美元。“希望在2000多公里的土耳其东西高铁中,还能与中国伙伴继续合作,也希望郑建兵在土耳其的胡子长得更长,干脆就在这安家!”

  面对溢美之词,郑建兵和袁立都很冷静。就在4个月前,由当地企业施工的安伊高铁二期工程两个隧道刚刚滑坡,中方铺轨、电气化等工作无法继续,土耳其交通部部长在现场办公会上摊牌,“如果这样下去,我不保证你在土耳其能活下去。”

    为了保住信誉,他们在“拒绝加班”的土耳其上演了中国式的“三班倒”。郑建兵先是向中国驻土耳其大使馆求助,迅速办好了101名工人一个月的因公签证。与此同时,电气化项目经理周洪波优化施工方案,将中国派遣工与当地劳工进行“混搭”。项目部每天准时向坐镇国内的袁立短信汇报施工进度,随时争取支援。于是,土耳其当地企业2天才安装7根电线杆,而中国铁建一夜就架设了100根。当晚西班牙监理目瞪口呆,“中国企业真是太神奇了。”一星期后,更令监理吃惊的是,质量检测显示中国企业铺设的电线误差均控制在微米级,“堪称完美”!

  然而,这样的“神奇”,郑建兵和袁立并不打算延续。他们反倒给中资企业提了醒——“走出去”切忌“想当然”,首先要树立正确的海外市场理念。

  袁立说,迄今在海外的项目技术难度都不高于国内,但商务难度却比国内任何工程都要高。“中资企业在国内外的资源调配能力完全不同。越是国内的成功企业,越是要小心依赖既有经验、忽视商务陷阱。国内3个月能干完的活儿,国外一年半还干不完。可是从全国各地调配工人,和你从国内向国外调配工人,完全是两个概念,护照、签证、路费全是负担,施工装备和材料调配也大不同。”

  “走出去”还应储备一批真正的海外人才。“企业走出去不光要有外语人才,还需要精通商贸、法律等多门技能,并深谙专业知识的复合型人才。”中国驻土耳其大使宫小生提示。

  袁立认为,土耳其高铁项目犹如一所学校,8年的磨练其实是中国企业走入发达国家市场不得不付的学费。“土耳其这个准发达市场与非洲、中东大不同。经过这次历练,我们从技术、法律、程序上已具备到欧洲一展身手的基本条件。”袁立说,“而且到目前为止项目没有赔钱,还颇有收获,说明这个学费很值。”

  中国铁建总裁张宗言不无感慨地告诉记者:“别看这短短的158公里,我们经过‘8年抗战’,终于拿到了进入欧洲高铁市场的通行证。它不仅充分证明我们能够建设好国内的高铁,还证明我们也完全有能力按照欧洲标准,参与国际高铁市场的竞争;我们有能力用一流的质量、一流的技术和服务,融入当地,造福项目所在国的政府和人民。”

  安伊高铁项目部所在的博聚于克,冬日清晨总笼罩着浓雾。直到清真寺传出悠扬的宣礼乐,红瓦屋顶上才亮出蔚蓝的天空。正如袁立、郑建兵和他们的团队坚信,阳光总会将迷雾散去,而他们铺设的高铁轨道终将延伸向欧洲的另一边。(记者 陆娅楠)